诗歌报——当代华语网络诗歌之见证 欢迎进入诗歌报论坛和全球华语诗人在线交流! 诗歌报新闻中心——做最好的网络诗歌新闻!
  返回首页 ← 
言色杯-上海市高校诗歌大赛 校园十大诗人揭晓
文章来源:本站消息 作者:包打听 发布时间:2017-01-04 15:09:39 点击数:

最新诗歌理论
论坛精华帖子


 

 

【上海讯】青春与诗歌同在,梦想与岁月交融。2017年1月2日,由上海高校文学社联盟和“言色”原创诗歌分享社区共同主办、上海政法学院鹤鸣诗社协办的2016首届“言色杯”上海市高校原创诗歌大赛暨“校园十大诗人”决赛,在上海文化地标“季风书园”成功举办。
著名诗人严力、小海、胡中行、小鱼儿、牧野组成的评审委员会成员,著名诗人、上海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主任张烨,《上海诗人》首席编辑、诗评家李天靖,诗人、华东师大出版社编辑古冈,诗人、诗歌活动策展人瑞箫,诗人张春华,诗人、上海高校文学社团联盟指导老师王晟、羽菡等嘉宾,还有来自上海各高校诗社、入围诗人的亲友团、各行业的诗歌爱好者等百余人出席此次活动。

本次大赛由上海高校文学社联盟主席、鹤鸣诗社社长千夜策划、主持。


当日,15位决赛入围选手从来自上海各大高校的32个社团210位诗人中脱颖而出,经过诵诗、问答、评委点评环节,最终产生“校园十大诗人”。

 

评委和嘉宾为选手们颁发了“校园十大诗人”荣誉奖杯、“入围优秀诗人”证书、“网络人气奖”以及大赛奖金。此次大赛是为了选拔出反映上海高校学生的汉语实力,具有诗歌创作的独立性和创新精神的校园诗人。

上海诠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OO唐绍涌表示,诗歌是当前始终坚持独立个性的最后一个阵地,这是值得敬佩的事情。这次大赛所反馈出来的情况也说明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喜爱诗歌,用诗歌抒发自己的独立情怀,这是值得推荐和鼓励的。

 

诗人严力最后总结大赛评审情况,他说,大赛重在鼓励大学生继续诗歌创作,希望诗歌精神能够持续下去。写诗是一个人的自我修养,坚持下去对成为一个独立思考、自信的人有帮助。“其实作为诗人,他首先是一个对社会、对人生有价值的人,用诗人对社会的价值观在各行各业里去做事,这时你创造的财富就是诗歌挣的钱。”严力最后对大学生表达了自己对于“写诗能不能挣钱”这个问题的观点。

 

附“校园十大诗人”名单及参赛作品:


才情诗人李世昱(上海政法学院采薇文学社)

贺新郎·记游乌镇


胜事应如许。共西风,湖山吴越,素襟之旅。一枕水云疏料理,爽致朝来寰宇。清妙者,邀相看取。露裛轻黄天香落,为莓苔,妆点琼楼絮。暗淡处,有深趣。


会心渐觉消魂误。更何堪,孤鸿烟际,翳然容与。羁我一身毫末事,谁记濠梁之语。又殢过,潇潇暮雨。风月满汀天真惯,笑尘埃,纷乱人间履。且放棹,饮霞去。

实力诗人徐炜(中国科学院大学)

地铁


倏忽行三里,轰鸣听未真。交通中外语,迎送往来尘。

两面风将啸,千重臂竞伸。轻车开闭处,尽是比邻人。



潜力诗人寒筠(东华大学镜月诗社)

残宵得梦聊以此记


一别营生不自归,残宵幸得梦依稀。

病如客里思难绝,月到人前望已非。

聊剩心情唯听雨,飘零身世尽沾衣。

梦回何奈伤心未?昨日江湖雁字飞。


大地诗人朱万敏(复旦诗社)

植物人


妈妈,你又开始诉说入秋以来

日渐消瘦的生活和盆栽。苦味

没有藏好,从标点符号中漫出。


那时我正在咳嗽,不禁想起一棵

柚子树。清甜而温润,就在某个

文物保护单位。游客们终日幻想


偷摘青柚的各种手段,像在筹备

一个永远停留在图纸上的花园:

我们也曾认真地涂抹这些空气。


陶盆,花架,泥土,清水和养料。

天气好的时候,阳光能穿过皮肤

接引这座茂盛的火。你突然坦白:


“可我没有任何干涉皱纹的权利”

我很清楚,就像屋顶只有风声装点,

那些柚子也绝不可能抵达我的手心。


个性诗人章琦(上海视觉学院晴岛文学社)

心血来潮


心是荒漠中的单峰驼,

渴得发热,

能否挖空你的肉体作井,

解放我的灵魂,

欲望的火山崩裂,

炽热的岩浆自眼中迸发,

超越北太平洋的雄涛,

激射落天上云的舞蹈。

又自九霄飞落践踏、

蹂躏你身上波涛万顷的海,

我也想化作那蛆虫钻入你的身,

啃食你心中最美的纯真。

比时间这个臭老头,

更早地享用你宝贵的青春。

一声雷霆呼啸驰过,

爆出的太阳晒干我蠕动的身,

一切都烟消云撒。

哦,还剩下,还剩下,

乞力马扎罗的猎豹、阿尔卑斯山上的雪,

印第安的驯鹿和南极夏日后的余温。

追梦诗人梁玉桉(同济诗社)

苍蝇狂想曲


1

苍蝇生了根,被噪音遣回

高楼的家,

我隐秘地躲藏在房间中——它的视线之外,

于所有相同的正方形中。

(为什么它不迷路?)

相同的正方形中再加个电视机的七点

面孔与形体都过于扁平,被搬运,被移动

在地铁中被抛回地面,又

在不同空间中被推向屏幕。

钢铁的鲸鱼在沥青上呼啸而过,叶脉被碾压成

灰色的版画。


2

无重量的我甚至比不得苍蝇。

声音是取消的虚无

肉体是流窜的欲望

往事是被删除禁止的、夭亡的字句。

故土的黄沙也再不会席卷,

任我在南国溺亡。

我还渴望从正方形中被掼出。

生活。日子的复制摞在一起,

可惜我是俄罗斯方块的低劣玩家,

消不掉、无加分、对着顶端跳着脚

徒劳无功地等待着。


3

街道承载着这个糜烂的雨季,

亘古时候,似还是上帝的审判。

阴云弥漫之后是层叠聚拢的骷髅,

灾厄填充空无的胸腔。

我仿佛一张漉湿的

旧报,驱壳被迫黏在马路中央。

路边深不见底的巨口吞吐着

一只又一只饥饿的巨兽

裤脚支离破碎

裙角咯咯娇笑

将一支玫瑰插进振翅的骨盆中,

我突然很想,做此间的嫖客。


4

黑暗缓慢地渗入空气,

城市的一半是寂静,另一半是

狂欢。想到死亡刹那,前一秒

是此生,下一秒是另外的疆土

我的皮囊里一定躺着另一种生物,

等待茶水淹没稿纸,

等待笔墨背叛轨迹,

等着在喧嚣中清醒,

等着于梦境中起义。

或许是那只苍蝇?

叫嚣声又为何如此喑哑。

我睁大双眼,

玛利亚还在画框中高深莫测地微笑,

脸上伏着沉默固执的苍蝇。

它生于斯长于斯——这个房间。

他比我更像人。


先锋诗人西尔(复旦诗社)

小职员

给D.W.


他很清楚,方才的言语已远超上级

对自己的授权。在这家剥削式的

上下关系无孔不入的外资企业里,

“语言的分量始终不及人重。”

马部长还没把擦完汗的手帕塞回

裤兜,亲信刘主任就悄悄递过纸条。

两人只微一握手,眼看就要

达成的初步共识瞬间土崩瓦解:

“这事还需深入讨论。我不是说

你的想法不好,只是……”

进入公司后的两年多时间里,

他始终秉持老实本分的处世原则。

偶尔的出格举动,实质也是依足了

社会生活各种规矩的职场修行。

但他毕竟是个年轻人。一个在出租房

过着单身日子的、有火气的凡夫俗子,

每天早晨带火气地和前台李秘书打招呼。

像现在这样,面对上司已预设好

答案的欲言又止——假如“只是”本身

并没有答案,那些逢场作戏的询问

怕是有落到实处之虞。第三种火气。

“只是,即便对于你们这些年轻人,

冒险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”

哇。这可是经过大陆市场考验的

商业模式,并且即将登陆台湾。

任何质疑王总裁战略方针的人,

按其不信程度可分为固执、愚昧

和堕落三个等级。他想起了自己的

劳资合同,暗自窃喜,随即又羞惭地

低下头去:合同到期前,他是注定

无法和那些不信者一起否定上帝的。

“时间差不多了,没有意见就散会。”

是的。公司业绩的稳步上升,要归功于

提拔五十岁以上精英骨干、向加班的

青年员工发放火腿肠等一系列举措。

垄断保守派市场:所有反对新事物、新格局、

新势力形成的人都已成为坚实拥趸。

他真的很想表态:没有了,没有意见了。

无论男女一律不得染发。不得出入

各类高级场合(上班时间除外)。严禁

缺席公司组织的聚餐、注射疫苗、集体

上洗手间等群体性活动。都没有意见

可是,他最终还是抬起头,朝着马部长,

朝着他背后的玻璃幕墙,朝着台湾,回答道:

“不搞文人间的互相吹捧。” 哇。


哲思诗人吴任几(上海政法学院鹤鸣诗社)

理查Ⅲ


乌龟塔,

你真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理论,


就像,镜子永不停息,

你就是无限个别人眼中我的身影。


那么,

贫穷就是一种专制。


看,

竟然有几颗小月亮绕着木星转。


光锥,像鸟叫不定,

我的君主是也如此难以取悦的:


越远的星系在以越快的速度飞离,

当我们走在伊塔卡的小路上,


满怀感恩而决心啣耻出行。

而一个鼻子刚刚越过了边境,


余弦碾碎了从天而降的秋天。

皇帝从病中醒来,


处死那些为他祈祷的人,这只是

——一种丹麦式的还愿技巧。


新锐诗人凡亚(交通大学白岩诗社)

送别


当明天跟随明天的使节离去

整个春天只剩下一列火车

我该如何拿一朵花来望你


新娘,

我的白马跨不过铁道的深渊


创新诗人薛安琪(上海海洋大学白鹭文学社)

生活


老头的喷嚏吓到了狗,

狗的吠声吵醒了婴儿,

婴儿的哭声引来猫叫,

猫叫惊动了树上的鸟,

鸟屎掉在了老头的脑袋上。

 


责任编辑:
admin


相关文章:
  • 【上海诗人】张烨:隔着一道时光的河 (04/26/2016 19:21)
  • 【围观】瞧这些诗人和画家们。。。 (01/12/2015 14:06)
  •  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14 shigebao.com All Right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