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歌报——当代华语网络诗歌之见证
点这里,可以进入诗歌报论坛
首页 | 新闻 | 月刊 | 书讯 | 诗论 | 专访 | 专题 | 随笔 | 名家 | 年鉴 | 出版 | 翻译 | 文库 | 艺术 | BLOG | 论坛
 
关于季刊
 
创刊缘起
 
编辑队伍
 
故人行踪
 
索阅指南
 
网上读刊
 
编读往来
 
众人评说
 
年鉴出版
 
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报→关于新“诗歌报”的由来

诗歌报印刷品与网站的来由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□于怀玉(09/03/2001) 

  作为《诗歌报》网站的站长,我觉得有几句话,要向我们的访问者交代一下。
  这个站是由小鱼儿个人创办,诗歌界诸多朋友参与共同办站的一个新兴诗歌门户网站。我们在做的,是用实际行动来为当代华语原创诗歌的发展做见证,是一个非商业性的、纯民间的、互动性的诗歌网站,

  建站的开始,是我早已就有这个想法。
  我也是一个写了10来年诗的人了,但我一直和公开发行的诗歌刊物保持一定的距离,我只想写那些我愿意写的东西,写我心里需要倾诉的情感,用我自己习惯用的手法来写作,而不受流行风向的左右和迎合某些刊物编辑的喜好,所以在官方刊物上发表的作品基本上没有,正如宋烈毅说的——“把自己和诗坛隔绝开来”,我所希望的是要我们自己的声音来说话,有我们自己的写作自由,而不是把诗歌作为图名图利的工具,说这么多,跑题了,还是讲“诗歌报”(原名“中华诗歌报”)的建站缘起吧。
  早在1995年我就和诗歌理论家邹建军谈到过诗歌交流的网络化、全球化,但那时候的条件还不成熟……,后来,在海内外有众多追随者的安徽《诗歌报月刊》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停刊,一大批先锋诗歌的爱好者流利失所、走向更深的民间,那时候,我就设想,将来我们自己也办一个诗歌的刊物,有我们自己继续发言的地方,来表达我们自己的声音,但虽有豪情满怀,终于没有付诸实施。再后来,2001年,在网络上,我看到了更多的诗人仍然孜孜不倦地写作和交流,诗歌在民间特别是网络上,更加如不灭的火种蔓延开来,在这个商业化逐渐严重的社会里,这是多么让人感动与激动的事情啊,我也和红烛骑士一起,担任了新动力中华诗歌论坛的斑竹,开始了我网络诗歌生涯的第一步,终于有一天,我对红烛骑士说:我们自己也办一个诗歌网站吧……
  办网站,特别是办这样一个不以赢利为目的的诗歌网站,真的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,要花费时间和精力,我在建站的开始就给自己定下了3条规矩:一是不挂计数器,二是不打广告,因为我们永远不靠点击率生存,三是保持文学的中立性,因为我们做华语的原创诗歌,面向和团结的是海内外众多用华语写作的炎黄子孙,大家来自不同的地域和不同的意识形态,要想很好地交流,就只有保持中立,最好不涉及政治。这三条我会一直遵守下去的,也请诗歌界同仁监督。

   至于我们这个站点的名字,起初,是叫“中华诗歌报”,一是纪念当年的《诗歌报月刊》,二是做个中华诗人的交流站点,为华语诗坛做有效的见证。

  直到2001年的8月,我在玫瑰论坛看到世中人先生代发的《诗歌报丛书》的公告,才知道原安徽《诗歌报月刊》的主编乔延凤到了北京,和中国长城协会合作,重办诗歌报,继续“高举《诗歌报》旗帜,继承并发扬《诗歌报》的青年性、探索性、公正性、信息性主旨”,编辑出版新的《诗歌报丛刊》,我觉得这件事情也是全华语诗坛所期待已久的,应该支持和帮助他们,于是我主动打长途到北京,和编辑部的乔延凤以及梦亦非取得了联系,畅谈之余,以后我们的网站做他们的后援网站,并将网站改名为《诗歌报》网络版,论坛作为他们的选稿基地,我也到各大论坛发了公告,把这件喜事告诉大家,诗生活、中国诗人等网站也为此发布了消息……
  但是,时隔不久,北京那边传来了不好的消息,中国长城协会因故与乔延凤先生终止合作(具体原因我至尽仍不知详情),乔离开了北京,协会也将把刊物的名字改为《诗前沿》,我们的站点觉得很为难,论坛里面很多诗友来找乔延凤,以及向《诗歌报丛刊》投稿,我觉得,我们网站已经处于很难受的位置,有点愧对众多支持我们和期待诗歌报重新出山的朋友,时至今日,我们还没有乔延凤是否易地重办刊物的消息,北京梦亦非、孙文涛的《诗前沿》仍在紧张选稿中,我好象只有静观事态变化的选择。
   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印刷版的诗歌刊物要想靠发行来发展生存,是否能如愿,我想,现实会证明一切的,我要做的,只有继续支持诗歌的交流、发展与前进,北京的《诗前沿》我回一直支持他们,帮他们做诗刊的网络版,帮他们宣传,在上海的诗歌圈子里替他们卖书,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,其次,乔延凤如果再次出山,我会把众多网友提交到我们论坛的诗稿送去给他,供他选用,以完成我们对诗歌界的承诺。

  据网上的诗友说,在安徽的《诗歌报月刊》停办之际,有些订户没有收到杂志社的退款,在安徽文联办的《诗歌月刊》出台后,也没有理会以前交过钱的老用户,对于这件事情,我们不想作任何评价。如果我们《诗歌报》网站有一天自己独立办一份纸张版的刊物,就叫《诗歌报》,一定会办成一份有品位的选本,近期,我们正在筹办一期《诗歌报——特别纪念专号》,选用这些给我们网站和《诗歌报丛刊》投稿的作者的作品,并且尽量先免费赠送给那些当年订过《诗歌报月刊》而没有收到后续刊物的朋友。关于这个事,是要贴钱才能办的,但我想我们会想办法筹措这笔款项,来做的。如果短时间内办不成,也希望 朋友们原谅。

  记得在《文学报》记者采访我的时候,我曾对他说过这样的话:诗歌从来就是一项寂寞的事业,也是一个精神的东西,在当今诗歌不景气、受冷淡的情况下,我们更加要以民间的力量来多做点实际的事情。
  是的,我们是诗歌的爱好者,也是为诗人们服务的后援团。欢迎更多的诗人与评论家加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来,一起工作,一起辛苦,一起快乐。

 

 
诗歌报网站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